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理论频道 > 正文
人工智能冲击下社会科学研究的分化与重构
2017-09-11 08:43 作者:陈明森 来源:福建日报 责任编辑:王超

“在十八世纪,人文主义把上帝放到一边,把以神为中心的世界观转变成以人为中心的世界观。在二十一世纪,数据主义可能会把人放到一边,把以人为中心的世界观转变为以数据为中心的世界观。”这是以色列新锐历史学家Yuval在最近风靡全球著作《神人:未来简史》写下一句箴言。这个判断准确与否暂且不论,但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兴起确实对各行各业造成不同程度的冲击和颠覆。受到人工智能威胁较小的是不重复、不规则工作;受到重大威胁的是重复性的、程序化工作,无论是体力还是脑力的劳动。诸如,制造业蓝领工人,将由工业机器人代替;办公室白领职员,将被自动化办公系统所代替;商业销售人员、金融证券柜台交易员,将被电子网络系统所替代,目前我国银行的离柜交易率已达到90%以上。

学术研究包括社会科学研究的本质是创新,应该是最难以被人工智能攻破的非程序化、非重复性领域。但在人工智能的强大攻势面前,学术研究的神圣殿堂正逐渐被撕开裂口,在不同程度上遭到“阿尔法狗”的侵扰。

综述性、归纳性文本写作将大量由人工智能所替代

首当其冲的是综述性、归纳性文本写作,其写作过程将大量由人工智能所替代。人工智能可以快速阅读各种海量文献,记忆大量素材和数据,通过程序的数据分析与文字表达,就可以短时间内生成成千上百篇类似文档。近期在网络上广为流传的博文《围棋之后,阿尔法狗将攻陷整个金融圈》,就是由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系统,自动搜索网上有关文章内容自动生成。就其信息量、逻辑结构、文句通顺等方面看,可以与由人工撰写中上乘的类似文本相媲美。当然,中文为词汇附着型语言,是世界上最为复杂的语言之一,人工智能写作难度远大于英文等字母附着型语言,但随着信息技术、文字识别技术迅猛发展,特别是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技术不断完善,相信在未来若干年内,人工智能写作技术能力和发展水平,将会令人刮目相看。在人工智能冲击下,单纯写作功能将会减弱,专门写手将会大量减少;急需的是高档次文稿策划人员,善于了解、捕捉读者市场需求和卖点,确定写作主题和关键词,并对计算机自动生成的大量文稿进行鉴别、筛选和润色,以提升文档点击率和眼球效应。

同时随着人工智能发展,不断由弱人工智能向强人工智能、超人工智能转变,各种论文、专著的查重工具也在不断换代升级,从文字识别升级到内容识别,不仅能够做到文字查重,而且能做到内容查重,即使在文字措辞或文字结构上略作改变,只要是内容相同或相近,也无法逃遁人工智能的火眼金睛,为此低劣论文数量大幅度减少。

即使创新度最高的学术论文创作,在人工智能冲击下也可能产生分化与重构。与产业价值链相类似,科学研究过程也是由不同研究环节构成,以现代经济学研究为例,大概包括文献综述、假说提出、模型设计、数据收集与处理、结论建议等几个重要环节。不同研究环节,其复杂化、程序化程度是不一样的,被人工智能替代程度也不尽相同。

文献综述部分是人工智能最擅长领域。整个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信息爆炸时代(仅中国知网的文献总量就达到4900万篇),而现代计算机具有强大计算能力、快速网络传输速度和巨大内存空间,在写作时,只要输进主题词和其他限定条件,人工智能和智能翻译可以在瞬息间完成全球海量文献的翻译、阅读、处理和综合工作。相对于人工智能而言,在文献综述的系统性、准确性、快速性等方面,单纯依靠人工阅读、人工抄写、人工整理,都是无法比拟的。

数据收集与处理是目前论文写作中难度较大环节。而人工智能、互联网等出现,不仅可以通过网上获得各种公开统计数据,还可以通过付费方式购买内部数据库(诸如Wind、CSMAR数据库等)信息。数据整理、模型设计与运算也可以在网上外包,吸纳社会各类专业人才参与,甚至在全球范围组合资源,可以大大提升科研工作的专业化程度和科研效率。学者要根据研究主要内容和研究要求,就数据搜索主要方向和数学模型选择基本要求,提出建设性建议。因此作为人文社科工作者,应具备数学及其他自然科学的基本知识,即使在人工智能帮助条件下也应如此。

相关阅读
更多>>新闻动态
更多>>新闻图片
更多>>时事锐评